村党委书记关于基层减负的有关建议

|   

 

村党委书记关于基层减负的有关建议

 

自2019年中办印发《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以来,县委县政府始终高站位、高标准贯彻落实中央、省、市委关于基层减负工作部署要求,开展专项整治,巩固拓展“基层减负年”工作成果,工作作风进一步好转。但是基层减负呼声依旧强烈,尚存在一些问题。

01指标考核疲于应对

一是考核要求过细过多。当前乡镇考核总体设置为“得分、加分、扣分”三大项,细分下来近百条考核细则,包括月晒、季考、年评,客观项目、主观项目,正向指标、反向指标等等。据统计分析,县级考核下放乡镇项目近百条。乡镇根据考核下放村社的部分,其共性指标考核又细分近二十条,同时还区分六个板块和三个小组,配合季考和年考,这使得基层拿到考核办法后,首先得花大量时间研究透彻,时不时还需要拿出来“温故知新”,才能真正做到有的放矢、以防失分。

二是考核形式过度强调留痕。1.数字留痕。例如,“智惠掌心”工作,在村级范围内开展场所巡查,对于发现问题需要上传发现前、处理中、整改后的三张照片作为工作记录,同时配合文字说明。然而场所内涉及领域过多,每日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拍摄照片并上传,还可能出现由于照片角度等填报问题不得不再次上门拍摄的情况。2.纸质留痕。除了数字记录之外,仍然需要纸质台账来配合考核检查,台账的整理是极其繁重的过程,有的条线甚至需要多本台账,极大地增添了基层干部的工作负担。有的干部坦言,往往是用一半精力工作,用另一半精力来证明自己是在工作。3.创建留痕。虽然上级三令五申要减少村级的各类工作室、横幅广告、宣传标语、上墙资料等,但每年村级为此支出的经费仍是一笔较大的经济负担。

02指尖负担日趋繁重

一是软件下载繁多。据了解,当前乡镇、村两级共涉及使用各类系统、手机APP程序多达159个,平均每名村干部手机上至少安装10多个APP程序。而且部分系统都需要独立的账号和密码,对于密码的设定也要求不一。在日常开展工作、周期更新数据、年底考核信息时,村干部不得不对照不同账号密码,来回切换登陆。

二是信息重复录入。由于不同政务系统有着跨层级、跨部门的建设主体,不同条线存在数据信息壁垒,基层干部需将相同信息重复录入到不同的系统中。例如房屋相关的几个系统,从事该条线的干部反映,房屋基础信息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变化的,但是新系统由于数据不流通,干部不得不重复下村摸排、重复手动输入信息。又如相同的文化活动信息需重复上传到“文化礼堂”和智慧文化云2个系统之中。

三是指尖任务过多。为激发系统使用活跃度,将平台登入量、点击率、使用率、阅读量纳入对乡镇的考核,乡镇又将压力传导到村社,原本对“管理工具”“服务工具”的信息化建设变成了“硬性指标”。据了解,村社干部每人会连接到多个条线任务,部分APP还要求每日签到打卡、定时签到签退、按要求挂时长等,最终只提升了后台活跃度。例如“志愿xx”“浙影通”“警钟”“农家书屋”等,导致基层干部不得不按时来回切换登录、固定时间签到打卡,增加了基层工作量。就拿政协委员来说,2022年省市两级要求开展网上学习、评论跟贴的次数也不少。



部分预览阅读已结束,您可以加入VIP免费下载本篇文档
完整下载本文需要VIP会员才能下载
赞助会员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