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党建理论汇编(31篇)

|   

20246月党建理论汇编(31篇)

目录

 

1. 历史唯物主义视域中的新质生产力 3

2. 怀揣批判精神 开启对人类解放的初步探索 13

3. 以深化制度改革赋能中国式现代化 17

4. 党的领导激发建设中国式现代化的强劲动力 22

5. 聚焦五有发力 强化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功能 33

6. 以耐心资本助力新质生产力发展 39

7. 把握发展新质生产力和形成新型生产关系的辩证法 44

8. 中国共产党文化建设理论的探索历程 53

9. 为党内法规学学科建设开辟广阔天地 62

10. 推动马克思主义法治理论创新 66

11. 坚持依规治党为增强法学研究中国特色注入动力 71

12. 文明与时代的变奏:中华民族现代文明何以引领时代 77

13. 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要锚定总目标 92

14. 新质生产力为中国式现代化开辟新路 97

15. 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彰显鲜明特色 105

16. 畅通催生新质生产力关键路径 112

17. 理论强才能方向明 119

18. 着力加强党对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的领导 123

19. 深刻把握高质量发展的价值导向 133

20. 深刻把握习近平文化思想的科学内涵 136

21. 做好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要把握六大辩证关系 140

22. 从四个维度深刻把握习近平文化思想的人民性 145

23. 统筹考虑需要和可能 150

24. 因地制宜发展新质生产力 153

25. 品读《共产党宣言》: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 159

26. 不断开创党的纪律建设新局面 164

27. 全球文明倡议的世界意义 184

28. 如何建设中华民族现代文明的文化? 192

29. 习近平文化思想的精神力量 196

30. 中国式现代化视域下深刻理解第二个结合丰富内涵 202

31. 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方法论自觉 206


 

历史唯物主义视域中的新质生产力

 

【新质生产力研究】 

新质生产力这一重大理论创新,具有鲜明的科学性、时代性、先进性和实践性,是习近平经济思想的原创性成果,是马克思主义生产力理论的最新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体学习时强调:“高质量发展需要新的生产力理论来指导,而新质生产力已经在实践中形成并展示出对高质量发展的强劲推动力、支撑力,需要我们从理论上进行总结、概括,用以指导新的发展实践。”以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论来透视新质生产力,对于深刻理解新质生产力的科学内涵、理论逻辑和实践路径,进一步发展马克思主义生产力理论,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新质生产力之“新质”的多维透视 

从马克思关于生产力、社会化大生产、生产的科学化、“总体工人”、“一般智力”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出发,可以深刻把握新质生产力的科学内涵及其多方面体现。

第一,新质生产力是先进生产力的当代发展形态。马克思在对机器大工业的研究中揭示了生产力是多要素组合的复杂结构系统,包含劳动者、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等主客体及其中介结构,先进生产力首先就体现在这一要素及系统的全面发展上。新质生产力不是对传统生产力的简单优化与量变迭代,而是形成一套新型的生产力要素结构系统,从要素本身、要素间关系、关系形成的结构、结构所发挥的系统功能等方面,都体现出了生产力的先进性、创新性和引领性。新质生产力在生产要素方面发生了“质”的、结构性的变化,不仅包括劳动者、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等实体性要素的技术提升,还将科学技术、信息数据、经济管理、人文经济等能动性要素全方位渗透融入生产力系统中的各个环节,迸发出强大的改造世界的现实力量。

第二,新质生产力是社会化大生产的技术赋能形式。马克思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蕴的“自否定”力量即生产的社会化,并科学预言了社会生产力的全面发展将为催生新的需要、新的社会关系和交往方式提供关键物质基础。新质生产力意味着生产的社会化水平得到了显著提升。具体来看,新质生产力推动了生产技术的创新和升级,将智能化、信息化的生产设备广泛应用于各个领域,从而形成了更加紧密的社会性分工和协作、更大范围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社会化集中、更高水平的规模化生产的组织化,使社会生产过程各环节形成一个灵活、弹性的有机整体,为生产社会化水平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第三,新质生产力是“生产的科学化”趋势的最新成果。马克思注意到,从工业革命以来,生产过程就日益表现出科学化趋势,科学技术日益成为最具革命性的生产力要素。而新质生产力则体现了生产科学化趋势的最新成果,意味着科技直接成为生产力的趋势发展到了新的水平,不仅内在改变了劳动方式及分工协作方式,还重塑了中介着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矛盾运动的具体生产方式。新质生产力与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紧密相关,是科技创新密集型的生产力,是原始创新作为核心推动力的生产力,是生产科学化的创新潜能充分释放的生产力。发展新质生产力意味着,智能化、自动化的生产设备系统地取代传统的机械设备,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虚拟现实等新技术在生产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突出的引擎和中介作用。这种转变不仅提高了劳动生产率,更重要的是激发了人的能动性和创造力,使生产活动更加依赖人类科技素养和集体创新能力的普遍提升。

第四,新质生产力是“总体工人”的最新体现。马克思揭示了机器大工业中劳动的社会结合方式,将劳动者的社会结合称为“总体工人”。所谓“总体工人”,是指参与到生产过程中各个环节的劳动者结合而成的社会性整体,包括直接从事生产的工人以及间接参与生产的科研人员、管理人员等。“总体工人”包含简单劳动与复杂劳动的结构性结合、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的中介性结合、物质劳动与非物质劳动的差异性结合等。而新质生产力体现了“总体工人”及劳动社会结合的水平得到极大提高、内涵得到极大丰富。随着知识经济的兴起、信息技术的发展和人工智能的创新,越来越多的劳动者从事知识创造、技术创新等复杂劳动。这些创新型劳动者作为“总体工人”的中坚力量,不仅具备高度的专业技能和知识水平,而且能够灵活运用新技术、新方法解决生产、分配、流通、消费中的复杂问题,在劳动能力中体现出综合性、创造性能力的全面发展。

第五,新质生产力是“一般智力”的合理发展形式。马克思揭示了机器大工业中“一般智力”的形成发展。所谓“一般智力”,是指现代生产科学化趋势中从劳动过程中分离出来、相对独立化并被公共使用的智力因素,在狭义上体现为劳动社会化分工协作中的公共性智力因素,而在广义上则扩展至智力对象化产物的集合体,包括知识、科学、技术、机器、信息、数据等。“一般智力”源于资本主义劳动过程,受制于资本价值增殖和资本主义私有制,因而表现出相对于个体劳动者的异己对抗性质。而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合理发展的“一般智力”则能够成为发展新质生产力的关键条件。劳动者不再仅仅直接依靠自身习得的知识技能来进行劳动并参与生产过程,而是更多地通过共建、共有、共享的信息网络的中介来进行劳动并参与生产过程。当前,生成式人工智能正在催生和引领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数字技术全方位渗透融合多种生产要素,“一般智力”的社会化、公共化趋势也日益采取数字化形式,因而,信息数据综合能力尤其是数字素养与技能成为劳动者的必备素质。相应地,新质生产力之“力”也主要表现为从以往热力、电力、信息力到“算力”的升级,而这种全球规模的云计算“算力”正是“一般智力”的最新体现。

发展新质生产力与塑造新型生产关系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发展新质生产力,必须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形成与之相适应的新型生产关系。”在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中,生产力是推动社会进步最活跃、最革命的因素,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最终决定力量;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发展的要求。而在先进生产力发展的推动下,生产关系成为具有高度弹性和可塑性的因素。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推动高质量发展,必须科学把握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规律,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加快塑造与新质生产力发展相适应的新型生产关系,形成与新质生产力和新型生产关系发展相适应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让各类先进优质生产要素向发展新质生产力顺畅流动,让一切创造人民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



部分预览阅读已结束,您可以加入VIP免费下载本篇文档
已赞助当前内容,可直接下载
立即下载
赞助会员免费下载